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长篇鬼故事 > 中南诡谈之回到希贤岭 > 详细内容

中南诡谈之回到希贤岭

作者:这个冬天不冷  阅读:133 次  点赞:1 次  鄙视:1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guigushi8.net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中南诡谈之回到希贤岭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  一

  大学毕业五年后,同学聚会,我穿着借来的不太合身的西装,拖着行李箱从火车站匆匆走了出来,卫齐阳早已经开着他的斯巴鲁在火车站出口等候多时了。

  我敲了敲车窗,正在玩手机的他才反应过来,赶紧打开了斯巴鲁的后盖,我把行李箱塞了进去,然后坐进了他的车后位。“你小子,这几年在武汉混得不错啊!”看他开动着车,我同他开玩笑道。“一般一般,世界第三!”他回头朝我笑了笑,然后洋洋得意地开着车带我往他住的地方驶去。

  车开进了市区某高档住宅区,他停好车,带我来到了他的别墅小洋房。“阿越,这几天你就在我这住下,等同学聚会完了,我带你回学校逛逛,学校这几年变化挺大的!”卫齐阳一边帮我拉行李进屋,一边示意道。我笑了笑,点了点头。

  晚上,卫齐阳开着车带我来到了同学聚会的酒店,正是五年前毕业聚餐的地方,一个坐落于学校南侧的四星级大酒店,订的还是当年那个厅,五年过去了,酒店被装修得更加富丽堂皇了。

  我跟在卫齐阳后面推门走了进去,同学们似乎都已经来得差不多了,三五成群地在聊着什么。“这不是卫哥吗?卫哥来了,来来来,这边坐。”几位穿着礼服的男同学注意到了刚进来的卫齐阳,他们一看到卫齐阳便做出一副谄媚的样子,赶紧朝他挥手示意。“诶,这位是?”一位陌生的同学指着卫齐阳身后的我问他。“他你都不认得了?邱越啊!”“哦,邱越!对对对,邱越……想起来了,幸会幸会。”经卫齐阳的介绍,那位同学才朝我笑了笑,点了点头,我也不得不朝他尴尬地笑了笑,其实内心早就对他极为鄙视了,反正我也想不起来他是谁了。

  同学们零零稀稀来得差不多了,卫齐阳走到大厅的台子上,对着话筒兴奋地喊道:“感谢同学们能够来参加这次聚会,这顿大家放开吃,我请客!”

  “好!”台下响起一片掌声。

  卫齐阳回到座位上,大家开始喝酒,吃菜,说着一些有的没的。酒灌了三轮,卫齐阳终于撑不住了,我扶着他,摇摇晃晃地往卫生间走去。

  “呕……”

  “今天你可喝得够饱了!”我站在卫生间门口,取笑他。

  他打开水龙头,用水漱了漱口,回答道:“饱是饱了,不过醉不了。”

  “对了,这几年你有没有联系过老牛?”刚才在吃饭时候我特地看了看每桌的同学,今天牛胤没有来,自从毕业的时候我离开了武汉,我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了。

  “他死了。”卫齐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听不出他的语气和内心的感情变化。

  我透过走廊的窗,看着那深不见底的夜空,心中却不知是何种滋味。没错,物是人非了,只是些发生过的骇人的事情,仍旧时常在我的梦里闪过,让我夜半惊醒。

  二

  五年前,我还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。

  那时候的我,整天无所事事地混迹在学校旁边的网吧里面,玩着英雄联盟,抽着廉价的香烟,吃着五块钱一盒的泡面,陪我一起堕落的,是我大学里认识的两个好哥们——卫齐阳和牛胤。从大一就养成了翘课的“好习惯”的我们,对于一星期有六天在网吧通宵的这种行为早已习以为常。卫齐阳是个富二代,也是我们的经济支柱,每当我们没钱上网的时候,他都会主动请我们,这让我们依赖着他,从而在这种堕落中不可自拔。

  然而富二代也会有经济危机的时候。

  那也是一个没有星星的晚上,深夜十一点半,宿舍已经关门了。由于网吧的电路突然出现了故障,我们不得不从网吧出来,卫齐阳去通宵营业的小商店买了啤酒和零食,我们准备找个地方坐坐,等晚点网吧修好了电路,再回去继续“战斗”。

  “真不过瘾,老子玩得正嗨,居然断了!”卫齐阳一边吐槽,一边提着啤酒和一小袋零食从商店出来。

  “才这么一点零食?”牛胤一边吐槽着一边接过卫齐阳手中的啤酒。

  卫齐阳无奈地耸了耸肩,解释道:“这几天我也要穷了,我爸把我的卡停了!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我好奇地问他。

  “还不是该死的辅导员向我爸反应我经常翘课,考试挂科之类的破事!我爸一怒之下就把我卡停了,要我好好反思……真是该死!“卫齐阳言做出一副愤怒地表情瞪了瞪路边的一只流浪狗,吓得那小狗赶紧跑远了。

  “惨了惨了,看了这是我们最后的晚餐了!”牛胤做出一脸苦逼的样子,逗得我和卫齐阳都大笑起来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