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长篇鬼故事 > 血祖棺 > 详细内容

血祖棺

作者:谈钱╮不谈爱  阅读:105 次  点赞:0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guigushi8.net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血祖棺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血祖棺

唤醒
墓室里,十七口棺材剧烈地震颤着。盗墓大师苏九渊不停地烧符、做法,震颤的棺材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。
“老子跟你拼了!”苏九渊用刀割破自己的手掌,从包里翻出一只黑驴蹄子,将掌心的血滴到黑驴蹄子上。鲜血像沾到烧红的铁般发出“哧”的一声,然后化作一股腥气。棺材仍在震颤,一只干枯的手从棺材里伸了出来,直奔苏九渊抓去。苏九渊顺势将手中的黑驴蹄子向前一送,没想到枯手竞灵巧地躲了过去,紧紧地抓住了苏九渊的脖子。
那只枯手猛地一拧,我听到苏九渊的脖子“咔”地响了一声。
我是苏九渊请来的保镖,这是我第一次进墓,刚才棺材一动我就吓得躲了起来。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去救他,只见苏九渊的徒弟小五冲过去,手起刀落把枯手砍断了。苏九渊“扑通”一声栽倒在地,陷入了昏迷。
棺材仍在震颤,更多的枯手从棺材里伸了出来。
小五回头看着目瞪口呆的我,骂道:“愣着干什么,过来帮忙啊!”
这下我不能躲着了,抄起枪就想上去帮忙。
小五怒骂:“笨蛋,用枪没用!快请‘血祖棺’!”
我一拍脑袋:怎么把这东西给忘了?
血祖棺是一口血红色的棺材,是苏九渊祖上传下来的盗墓神器。每次盗墓,苏九渊都会带着这口棺材。起初,盗墓行的人把这件事当做笑柄,但每次苏九渊只要带着它,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都能逢凶化吉。江湖上流传着各种关于血祖棺的传说,但真正见过它的人却寥寥无几。据说曾经有人偷走血祖棺,却因为不知如何使用而惨死于墓中。
我揭开血祖棺上的布幔,发现这是一口红得像涂了血的棺材,棺身还贴着数不清的符咒,十分骇人。
棺盖上放着一个紫檀盒子。
小五喊道:“盒子里装的是龙舌香,把香点燃,血祖棺才会起作用。”
原来龙舌香是使用血祖棺的关键。我忙把香点燃,一股缥渺的香气随即弥漫开来,奇迹发生了:墓里那些震颤的棺材顿时老实了。
我松了口气,走过去问:“血祖棺怎么这么厉害?”
小五不屑地说:“你懂什么?血祖棺里面装的是天底下最厉害的血尸之祖!当年,我师父的曾祖父在一座血尸古墓里挖出这口奇棺,就用符咒把棺材里的血尸给镇压起来。当时盗墓行的高手都建议把它毁了,免得留下后患,可是苏老太爷却看出这东西可以用来盗墓,就偷偷地留了下来。你想,把血尸之祖带在身边,哪个墓里的僵尸敢对你放肆啊?”
这道理我懂,比方说你朋友家的狗很凶,你牵只老虎去他家,狗自然就不敢凶你了。可是,这等于用更大的危险来换取一时的安全啊。我暗暗咋舌:人们都说盗墓贼是亡命徒,果然不假。
小五继续得意地说:“平时,血祖棺里的血尸是不会苏醒的,这就要用到龙舌香了。尸体被香气一熏,就会诈尸。”
既然血祖棺这么厉害,苏九渊刚才为什么不用?
话音刚落,墓里所有棺材里的尸体全都诈尸了,阴森森地看着我们。
我恍然大悟:既然龙舌香连血尸之祖都能唤醒,其它尸体自然也会被熏得诈尸了呀!
影海
我骂小五:“你出的这叫什么破主意,咱这是盗墓还是给僵尸点名啊?”
苏九渊恢复了一点儿意识,虚弱地说:“快,退到血祖棺旁边去,僵尸不敢把我们怎么样。”
我和小五把苏九渊背到了血祖棺旁。
僵尸围到近前,似乎真的忌惮血祖棺,不敢过分逼近。我得意忘形地用枪管戳了一下最前面的一具僵尸,说:“你不是很厉害吗?过来呀!不行了吧……”
我话没说完,僵尸一龇牙朝我扑了过来。我一边躲一边叫苦:看来真不能欺人太甚,狗急了也会跳墙啊!
小五身手极佳,冲过来在我肩膀上一踩,整个人高高跃起,双脚夹住僵尸的脖子用力地一扭。僵尸脑袋被扭了个三百六十度,倒在了地上。我开枪干掉了两具僵尸,但这样终究不是办法,我们很快就招架不住了。
我慌乱中把所有的龙舌香全部点燃,焦急地踢着血祖棺,骂道:“香都点完了,你倒是醒来啊!”
突然,血祖棺里传出一阵如同蝴蝶破茧般的轻响。那些僵尸仿佛听到了晴天霹雳,全部转身逃走,就连地下的毒虫也都钻出地面,拼命地逃散。短短几秒钟后,墓室里变得空空荡荡。
苏九渊下令:“把香灭掉,赶快找到主墓室,拿些财宝马上撤!”
现在苏九渊受伤了,我不得不独当一面,和小五分头行动去找财宝。
我选择了右边的甬道。
一路上都是黑漆漆的,不管手电调到多亮,都只能照到身前三尺左右的范围。奇怪的是,虽然明知道僵尸都躲远了,我却依然有种拥挤的感觉,似乎有什么东西围在我的周围。这么走了十几分钟,我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儿:我走了这么远,居然连一个墓室都没有遇到!
难道这条甬道没有尽头?
走着走着,我突然停住,身上的寒毛渐渐地竖了起来——前面的黑暗中,站着一个人影。那个人影很高,很瘦,十分飘忽,显得有些畸形。他像猴子一样俯着身子,应该也发现了我。我二话不说,朝他脑袋就是两枪。我确信两枪都命中了,可是那个人影却没有倒下,反而浮了起来。
没错,就是浮。他以游泳的姿势拨动周围的黑暗,浮了起来。
我头皮一下就麻了:这是鬼啊!我后退一步,才发现周围的黑暗中到处都是这种诡异的人影。墓墙、地上、甬道顶上,畸形的人影如鱼般在黑暗中穿梭着。
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虚幻感,仿佛这座墓已经消失了,只剩下一片黑暗的海洋。
人影每次经过,都会在我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,但每道伤口又都避开了致命的部位。我咬牙向前走了十几分钟,终于看到了甬道的尽头。
我狂奔过去,一腔欢喜却瞬间变成了更深的恐惧——甬道尽头端端正正地摆放着那口血祖棺。
我沿着一个方向走,竟然回到了出发的地方!
更奇怪的是,苏九渊不见了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